绥江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浅析劳动争议中一裁终局制度的缺陷及补救

2019-01-09 10:35:38 来源: 本站

  《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于2008年5月1日颁布施行后,我国劳动争议处理的制度模式从过去的全部实行“一裁二审”转变为:“一裁二审、部分案件一裁终局”的制度模式。“一裁终局”是指劳动争议仲裁机构对符合法律规定的纠纷进行仲裁后,裁决立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不得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制度。《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下列劳动争议,除本法另有规定的外,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一)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争议;(二)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等方面发生的争议。”

属于上述范围内的劳动争议,一经仲裁裁决立即发生法律效力,具有终局性。但是,这种“终局性”仅针对用人单位,如果劳动者对仲裁裁决不服的,仍然可以在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用人单位认为裁决程序或结果违法的,则只能在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30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实施以前,劳动争议案件经过劳动仲裁后,任何一方当事人只要对裁决不服,就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不受任何限制。争议中处于强势地位的用人单位往往利用程序“拖延”向劳动者履行义务,致使许多劳动者因拖不起时间,放弃合法权益的维护。因此,一裁终局制度设计的初衷在于:简化程序、降低诉讼成本、避免讼累、高效快捷地保护小额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的权益。
应当说,一裁终局制度建立之后,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彰显了一定的价值,但从司法实践的效果来看,其作用、价值有限。以我们所在地区为例,从临沧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受案情况看,终局裁决所占比例不大,未完全达到制度设计的初衷,而实现简化程序、降低诉讼成本、避免讼累、高效快捷地保护小额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权益目标的途径,还是通过传统的仲裁调解。事实上,进入诉讼的劳动争议案件,不仅未达到制度设计的初衷,反而背道而驰,渐行渐远,处于强势地位的用人单位更容易利用程序“拖延”履行义务,使劳动者更“耗不起”,导致决上述问题的根源在于一裁终局制度在设计上存在缺陷。
一、一裁终局制度的缺陷
一裁终局制度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中只有三条规定,规范的粗线条导致在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操作出现很多衔接上的问题,就此产生制度上的缺陷。主要有二:
(一) 裁决类型的确定与表述出现混乱
终局裁决与非终局裁决如何确定与表述,制度设计中未明确规定,在一裁终局制度施行之初,这是困扰人们的最大问题,具体表现为:终局裁决与非终局裁决是在同一份裁决书中确定、表述,还是在两份裁决书中分别确定、表述?问题看似简单,但引起的后果却很复杂。终局裁决与非终局裁决在同一份裁决书中确定、表述,如劳动者不服非终局裁决事项诉至法院,终局裁决如何处理?按最高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以下简称《劳动争议解释一》)第十七条:“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后,当事人对裁决中的部分事项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不发生法律效力”的规定,不仅非终局事项裁决不发生法律效力,且终局事项裁决也不会发生法律效力,假如用人单位没有就终局事项裁决申请撤销,则与终局事项裁决应自作出之日起即发生法律效力产生显而易见的矛盾。问题产生后,最高法院于2010年9月13日公布实施《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法释[2010]12号,以下简称《劳动争议解释三》),其中第十四条规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同一仲裁裁决同时包含终局裁决事项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当事人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按该规定,终局裁决事项被强制按非终局裁决处理,在《劳动争议解释三》实施后的类似案件,均被如此处理。
(二)一裁终局的制度无形中被否定,丧失了存在的价值,有违制度设计的初衷,事实上又回归到以前的制度模式
2013年1月18日,最高法院公布实施《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法释[2013]14号,以下简称《劳动争议解释四》),其中第二条规定:“仲裁裁决的类型以仲裁裁决书确定为准。仲裁裁决书未载明该裁决为终局裁决或非终局裁决,用人单位不服该仲裁裁决向基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按照以下情形分别处理:(一)经审查认为该仲裁裁决为非终局裁决的,基屋人民法院应予受理;(二)经审查认为该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的,基层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应告知用人单位可以自收到不予受理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该仲裁裁决;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该条规定仅规定仲裁裁决类型未载明时应如何处理的情形,对裁决事项如何表述亦未作出规定。同时该条规定事实上无可操作性,把属于中级人民法院的审查权下放至基层人民法院的立案部门,而立案部门仅有形式审查权,无权从实体上对裁决事项是终局裁决还是非终局裁决进行确定。
二、救济途径
(一)救济途径的冲突
对于终局裁决,当事人的救济途径有二:一是劳动者不服提起诉讼;二是用人单位认为裁决程序或结果违法的可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如劳动者不服非终局裁决事项诉至法院,同时用人单位不服终局裁决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两种不同的诉讼程序遂产生孰先孰后的冲突。
《劳动争议解释三》第十五条规定:“劳动者依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向基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用人单位依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中级人民法院应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请。被人民法院驳回起诉或者劳动者撤诉的,用人单位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此条规定仅针对一种情形,即:终局与非终局裁决表述在同一份裁决书中,如劳动者不服非终局裁决或终局裁决提起诉讼,同时用人单位不服终局裁决申请撤销裁决。此种情形下,则按《劳动争议解释三》第十四条的规定强制按非终局裁决处理。在劳动者仅对非终局裁决提起诉讼的情形下,这有悖于劳动者的意愿,对于用人单位的撤销申请则可按第十五条的规定不予受理或裁定驳回申请。
下列两种情形则未含括在《劳动争议解释三》第十五条的规定中:一种是终局与非终局裁决分别表述在两份裁决书中,如劳动者不服非终局裁决提起诉讼,同时用人单位不服终局裁决申请撤销裁决;另一种是终局与非终局裁决分别表述在两份裁决书中,如劳动者对终局与非终局裁决均提起诉讼,同时用人单位不服终局裁决申请撤销裁决。这两种情形中就出现了两种程序孰先孰后、两级法院孰重孰轻的冲突。在实践中,法院主要采取以下几种做法,一是中级法院裁定终结撤销程序;二是基层法院中止审理,待中级法院审理完毕后再恢复审理;三是中级法院应先裁定中止诉讼,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决定。用人单位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依据受理劳动者起诉的基层法院的审理情况再决定是恢复审理或裁定终结撤销程序。如果劳动者起诉后基层法院作出实体判决,则中院直接裁定终结撤销程序;劳动者起诉后申请撤诉、或按撤诉处理、驳回起诉,则中级法院要恢复对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的审理。由于劳动者已经起诉的情况下,继续审理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案存在法理障碍,也不符合诉讼经济原则。笔者认为,第三种处理方式对于处理上述所列的第二、三种情形并非最佳选择,主要理由为:一是终局与非终局裁决分别表述在两份裁决书中时,终局裁决是独立生效的,避免了违背劳动者意愿而按《劳动争议解释三》第十四条的规定强制按非终局裁决处理,此时两种程序独立并行,基层法院及中级法院均可同时进行诉讼程序和撤销程序,理论上并不产生交叉,互不干扰,实践中也具可操作性;二是如果中级法院先裁定中止诉讼,会导致诉累、拖延、低效率,使终局裁决的效果和价值大打折扣,有悖一裁终局制度设计的初衷。
(二)救济途径的整合补救
如前所述,针对诉讼程序与撤销程序的交叉混乱及基层法院与中级法院孰先孰后、孰重孰轻的困境,以及《劳动争议解释三》第十五条规定的不足,有学者总结了司法实践中的三种主要做法,并认为第三种做法即“中级法院应先裁定中止诉讼,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决定”是较为明智的选择,但笔者认为并非最佳选择,最好的做法唯有将诉讼程序与撤销程序以并案理的方式进行整合,才能彻底化解困境,圆满实现一裁终局制度的初衷,真正达到简化程序、降低诉讼成本、避免讼累、高效快捷地保护小额劳动争议案件中劳动者权益的目标。
笔者认为,一是诉讼程序与撤销程序应以并案审理的方式进行整合补救;二是撤销程序在制度上设计为向中级法院申请,实践中达不到一裁终局快捷、高效的目标,应设计为向基层法院申请,即把审判权下放至基层法院,这可同时避免《劳动争议解释二》第十一条及《劳动争议解释三》第十五条的规定对并案审理的限制;三是同时对终局裁决采取“一裁一审”的模式,即基层法院对终局裁决的审判实行一审终审。唯此,才能建立真正的了一裁终局制度,同时也能够更大程度大保护好普通劳动人民的基本合法权益。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