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江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张良树盗窃案——无法确定盗窃数额时能否认定多次盗窃

2019-01-09 10:32:55 来源: 本站

        关键词 盗窃数额 多次盗窃

  裁判要点
  被告人实施了多次盗窃,但由于盗窃赃物未能追回,盗窃数额无法确定,仅能认定其能确定盗窃数额的盗窃事实。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临翔区人民法院(2014)临刑初字第187号(2014年10月4日)
  二审: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临中刑终字第59号(2014年12月12日)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指控:1、2013年11月某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张良树以爬窗的方式,先后两次进入临沧市民政局办公室,盗取现金、香烟及一台笔记本电脑等财物。
2、2014年1月4日18时至2014年1月6日8 时期间,被告人张良树以攀爬的方式,进入临沧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办公区,并使用起子撬开该单位办公室门,盗取3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数码相机。
3、2014年3月8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张良树以攀爬的方式,进入临翔区凤翔街道南屏社区办公室,盗取现金和7部小型平板电脑。经临沧市临翔区价格认证中心对已追回的平板电脑进行鉴定,每部小型平板电脑价值人民币800元。
上述事实,被告人在庭审中无异议,但声称前两次盗窃的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等已丢失,香烟等物品已被吸食完,现金与证人证言不符。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3月8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张良树以攀爬的方式,进入临翔区凤翔街道南屏社区办公室,盗取现金和7部相同的小型平板电脑。因被告人的陈述与证人证言之间不能相互印证,故盗窃现金数额无法确认。被盗的7部小型平板电脑仅追回1部并发还失主。经临沧市临翔区价格认证中心对已追回的平板电脑进行鉴定,每部小型平板电脑价值人民币800元。
公诉机关起诉的另两起盗窃事实,虽然被告人对盗窃经过供认不讳,但由于被盗财物均未能追回,证据不足,且被告人的陈述与证人证言之间不能相互印证,无法确认盗窃数额,故本院对这两起盗窃事实不予认定。
  裁判结果
云南省临翔区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4日作出(2014)临刑初字第18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张良树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宣判后,被告人张良树向云南审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2日以同样的事实作出(2014)临中刑终字第59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张良树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构成盗窃罪。被告人张良树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刑罚,可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所盗取的财物多数未能追回,可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张良树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案例注解
该案例涉及被告人多次实施盗窃行为,但由于客观原因造成盗窃数额无法确定的情况下,是应认定多次盗窃,还是仅追究其有证据证明盗窃数额的次数。
一、关于盗窃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二)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可见,要成立盗窃罪,在客观方面有两个标准,一是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二是“多次盗窃”公私财物。
二、 关于“盗窃数额”
“数额较大”是成立盗窃罪的数量标准,是一个相对的概念,需要根据各地的经济不同而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盗窃罪数额认定标准问题的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以1000至3000元为起点,各个地方可以根据自身具体情况设定具体的“数额较大”数额标准,云南省盗窃数额较大的起点是1500元人民币。 本案中,被告人前二次的盗窃行为,因赃物已被遗失,无法追回,被害人也无法提供购买时的相关发票等材料,被盗的钱款,双方陈述不能互相印证,也无其他证据佐证,故这两次的盗窃行为不能认定盗窃数额。第三次盗窃行为中,因被告人的陈述与证人证言之间不能相互印证,故盗窃现金数额无法确认,被盗的7部小型平板电脑仅追回1部并发还失主,经临沧市临翔区价格认证中心对已追回的平板电脑进行鉴定,每部小型平板电脑价值人民币800元。也就是说可以确定被告人第三次盗窃的数额为5600元。就从数额标准来讲,仅第三次盗窃行为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刑事责任。
三、 关于“多次盗窃”
“多次盗窃”是成立盗窃罪的情节标准,行为人实施了多次盗窃行为,尽管其盗窃总额未达到较大标准,但是行为人的主观恶性、严重的人身危险性通过多次盗窃体现出来,不处理不足以预防和打击犯罪。为了控制打击面,基于刑事政策角度的考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4条对“多次盗窃”进行了严格的限定:对于一年内入户盗窃或者在公共场所扒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以盗窃罪定罪处罚。可见,对“多次盗窃”有三重限定:(1)时间上必须在一年内;(2)空间场所必须入户盗窃或者是公共场所扒窃;(3)必须三次或者三次以上。本案中,被告人张良树在一年内实施了三次盗窃,但在空间场所上,不符合入户盗窃或者是公共场所扒窃。
四、 关于“入户盗窃”
    对于“入户盗窃”的定义,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关于“入户抢劫”的解释。“入户盗窃”应当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进入他人生活的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实施盗窃的行为。认定“入户盗窃”,应当注意以下两个问题:一是“入户盗窃”的“户”的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中对“入户盗窃”的“户”解释为:家庭及其成员与外界相对隔离的生活场所,包括封闭的院落、以家庭生活租用的房屋、牧民的帐篷以及渔民作为家庭生活场所的渔船等。集生活、经营于一体的处所,在经营时间内一般不视为“户”。这里的“户”在特征上表现为供他人家庭生活和与外界相对隔离两个方面,集体宿舍、旅店宾馆、临时搭建的工棚等在特定情况下,如果具有上述两个特征的,也可以认定为“户”。二是行为人“入户”的目的。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入户抢劫”的规定,认定“入户盗窃”时,也应当注意“入户”目的的非法性,即行为人是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而进入他人住所,对于在户内临时起意实施盗窃的,不应当认定为“入户盗窃”。如果行为人基于其他非法目的而进入他人住所并实施了盗窃行为的,也不应当认定为“入户盗窃”。 在本案中,张良树通过爬窗等形式进入几单位办公室盗窃,从场所上讲,不符合入户盗窃的条件。
综上所述,被告人张良树虽在一年内盗窃三次以上,但是由于前两次的盗窃数额无法确定,也不属于多次盗窃,故仅追究其第三次盗窃行为的刑事责任。
  五、参照适用本案例时还应注意的问题
盗窃数额的计算关系到罪与非罪,以及罪重与罪轻的认定,十分重要,关于数次盗窃行为的数额计算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5条第12项对多次盗窃的数额认定作出了规定:“多次盗窃构成犯罪,依法应当追诉的,或者最后一次盗窃构成犯罪,前次盗窃行为在一年以内的,应当累计其盗窃数额。”可见,只有数次盗窃行为均构成犯罪或者最后一次盗窃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才能将盗窃数额累计,否则不得累计计算。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