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江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罗某某故意伤害案

2019-01-09 10:29:31 来源: 本站

                             ——婚姻家庭纠纷引发犯罪的附带民事赔偿如何支持

  
关键词 故意伤害 民事赔偿
  裁判要点
  被告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害人家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案中被告人与被害人系夫妻,附带民事赔偿应与一般伤害案件相区别。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临翔区人民法院(2015)临刑初字第37号(2015年3月25日)
  基本案情
2014年10月30日23许,被告人罗某某在临沧市临翔区家中院内与其丈夫杨某甲因家庭琐事发生争吵,继而发展为相互厮打,在厮打过程中杨某甲按着被告人罗某某的头部,被告人罗某某顺手用放置在自家花台的水果刀将杨某甲左胸部捅伤,后杨某甲经临沧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被告人罗某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经临沧市临翔区公安分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杨某甲系被锐器刺伤左胸部致心脏裂伤、大失血死亡。
上述事实,被告人在庭审中无异议。
  裁判结果
云南省临翔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25日作出(2015)临刑初字第3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罗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经本院主持调解并当庭兑付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罗某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罗某某是初犯、偶犯,且犯罪以后自动投案,系自首,且悔罪态度较好,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本案系婚姻家庭纠纷引发的互殴,被害人存在过错,可对被告人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和法律规定相符,本院予以采纳。经本院主持调解,被告人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罗某某持械伤害,可酌情从重处罚。
案例注解
该案例中被告人与被害人系合法的夫妻关系,被害人父母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即其儿媳承担赔偿责任。
一、关于被害人父母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否应受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之规定,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近亲属包括父母、配偶、子女。本案中,因被告人和被害人家庭关系特殊,属于合法的夫妻关系,被告人家属即为被告人的公公婆婆,按照法律规定,被害人死亡的,被害人的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父母作为被害人的近亲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符合法律规定的。
二、关于如何确定被告人的财产以便于履行赔偿义务
    被告人和被害人家庭关系特殊,属于合法的夫妻关系,且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被害人与被害人的父母在婚后一直共同生活,对于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夫妻共同财产无法与被害人父母的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和划分,在此情况下,如何让被告人进行赔偿?假设被告人与被害人有夫妻共同财产,那么,被告人对于其致被害人死亡要用她与被害人的夫妻共同财产赔偿给被害人的父母,这种做法是否适当?原则上,该案附带民事诉讼应当用被告人的个人财产赔偿,但鉴于实践中该类案件与分家析产(共有)、继承等法律关系交混,被告人的财产难以析出和划分,应尽量采用调解方式解决,若无法达成调解的,判决时也应与一般伤害案件的赔偿有所区别,考虑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与被告人之间的特殊关系,赔偿数额要作合理调整,以达到精神上的慰藉为重要前提。当然,若被告人有赔偿能力或实行财产约定制等特殊情形除外。
三、被告人与被害人的子女抚养及抚养费支付问题
被告人与被害人共同生育一女杨某乙,现龄3岁,其父亲在本案中已死亡,母亲又要面临着法律的制裁,杨某乙的抚养只能靠其爷爷奶奶,待被告人即杨某乙的母亲出狱才能对其尽到抚养义务。在本案中,能够起诉被告人支付抚养费的适格原告是杨某乙本人,但该案中是由被害人父母即杨某乙的爷爷奶奶提出,在主体上是不适格的。假设杨某乙本人提出抚养费诉讼,那在被告人入狱期间,抚养费用应如何计算和支付。本案中,被告人罗某某虽已判刑,但什么时候出狱仍是个未知数,倘若现在就让其支付抚养费的话,一是其无支付能力,二是在抚养费的计算年限不明确的情况下,很难作出结论。故在被告人入狱期间的抚养费可待被告人出狱后另行起诉。
综上所述,在本案中,虽然附带民事诉讼部分被调解,但在婚姻家庭纠纷中引发犯罪导致产生的赔偿应如何索要、如何处理才合法合理,引发的相关法律问题值得深思。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